我只是來幫你發現屬于你自己的攝影。

很多朋友在問我什么時候能再開攝影培訓班,我也一直沒能抽出身來。